您好,欢迎访问圆孕国际!

全国分享:生小孩的科学方法

圆孕国际

生小孩

祝 你:好孕连连
祝 你:喜得贵子
祝 你:喜得千金
祝 你:儿女双全

女性备孕

您的位置: 主页 > 备孕知识 > 女性备孕

一位单身女性,决定去泰国选精生子!

发布时间:2023-09-05 19:44人气:

1639961548791068802.jpg

这是一个发生在当下的故事。


试管婴儿,混血三胞胎,非婚生子,单身母亲,美女年入千万……挑出任意一个词语,都能被当作热门社会话题,而这些关键词全部可以贴在李雪珂身上。


过去,单身女性生育,一直处于社会的夹缝里,被当成一道禁忌。


但在倡导生育的当下,不婚生育这件事,开始逐渐放宽。2016年开始,我国非婚生子女也可以落户。《婚姻法》第二十五条规定,“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,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。”


单身女性究竟能不能生孩子?一些年轻人开始思考。


今年33岁的李雪珂就是其中之一。四年前,她赴往泰国,通过试管婴儿技术,生下了可爱的混血三胞胎。


她告诉「最人物」,生育不一定非要与婚姻捆绑,幸福的家庭也没有标准的配方。


每个人都有权决定自己想要的人生。


选择一颗合适的精子,是单身女性在不婚生育的路上,必不可少的一环。


只需花费一定费用,便可以进入国外的精子库,合法安全地看到捐精者的基本情况,如身高、外貌、肤色、发色、性格、家族背景、健康报告等各项信息。


挑选精子时,李雪珂曾有过两位候选人。

第一位是俄罗斯人,长相极度优越,可这位候选人因家中有事,临时改变了行程。中介机构赶忙为她推荐了另一名英国籍捐精者。

临时换人,这让李雪珂有些不快。


不过,当看完第二位候选人小时候和成年的照片后,再结合各项标准——大学数学老师,身高184厘米,喜欢运动。


综合考虑,她觉得还算满意。


在中国,相关机构不能为单身女性提供冻卵、试管婴儿等辅助生殖服务,但在诸如泰国、美国、俄罗斯等国家,当单身女性决定试管生子后,可以按照喜好,挑选一颗理想的精子。


至于为什么选择外国人的精子,李雪珂有自己的考量。

她的家乡在山东菏泽,一个传统小城。一位家境普通,但事业成功、面容姣好的单身女性,还未结婚就突然有了一个(中国)小孩,难免会有离奇的流言蜚语传开,污名化非婚母亲。

而另外一个原因是,“女孩子都曾萌生过有一个混血宝宝的想法吧,漂亮又可爱。”


今年33岁的李雪珂,一头长发,身形苗条,身高优越,长相颇为精致,说话语气冒着北方人的爽朗。

她曾经是一名职业模特,上过电视节目,参加了不少模特比赛,如今是12所模特学校的校长,有自己的品牌公司,同时在做电商直播。

四年前,29岁的李雪珂,决定完成自己30岁成为一名母亲的规划。

希望拥有小孩,这个想法在李雪珂的脑海里徘徊多年。经历了几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后,她不确定,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遇到对的人结婚,但她清楚自己想要孩子。

“30岁,刚好是一个女人生孩子的黄金年龄。我自己又有事业,何必为了生孩子而去结婚呢。”她告诉「最人物」。

不婚生子,一条满布荆棘的道路。

她认真思考了自己单身生育的可能性,拥有稳定成功的事业,一笔足够支撑孩子生活到18岁的存款,可以持续赚钱的能力。

最重要的是,独自抚养孩子的勇气——能否直面来自传统观念的反对和敌意。

想通这一切,她不想再等了。

2018年,通过中介介绍,李雪珂决定在泰国做试管婴儿。

在中国做完身体检查,在网上选好精子后,她飞往泰国打排卵针、取卵,培育了10个优质胚胎。

第一次胚胎移植,未能着床成功。第二次,为了保险,她决定植入三个胚胎,这次全部成功着床。

医生建议她减胎,但她觉得这是一种缘分。“任何一个孩子,我都不想放弃。”验孕成功后,李雪珂回到了菏泽,与母亲一起居住。

考验才刚刚开始。

试管怀孕的事情,她没有告诉家人。她曾试探过母亲的看法,但遭到了对方的强烈反对。母亲担心她独自带孩子太辛苦,也忧虑她不结婚就生孩子,会遭受来自亲戚和社会的议论。

孕期前三个月,李雪珂绷着一颗心,默默忍受怀孕带来的不适感。一边瞒着母亲,不让她看出任何异样,一边每天去医务室打保胎针。

三个月,140针,最直接的体验是“后来针都扎不进去了,屁股像是有一个硬块,可以把针头给顶弯。”她回忆那段痛苦的时期。

怀孕三个月后,李雪珂的肚子逐渐有了变化,她害怕母亲发现自己怀孕。当时,她有一些朋友和生意项目在湖南,思来想去,她以工作为由,一个人搬到了湖南居住,请了一个阿姨做饭。

可到了孕晚期,无助感还是袭来。

对于一个孕妇来讲,没有家人陪伴的孕期和生产,心理和生理的双重煎熬与痛苦,外人难以想象。而直到孩子出生的前一天晚上,李雪珂还在忙碌工作上的事情。

朋友和生意合伙人到医院陪伴她。进产房时,她心里害怕得紧,“万一我出事了,该怎么和我妈交代。”

2019年7月,李雪珂在湖南一家医院,剖腹产下了三胞胎,两个男孩一个女孩。

生孩子如同经历一场身体的浩劫。不少产妇会出现产后抑郁倾向,李雪珂也不例外。

坐月子时,三个孩子需要轮流喂奶,啼哭此起彼伏,加上产后身体不适,她每天要哭十几次。尽管身边有月嫂和阿姨的照料,可她始终觉得孤立无援。

“独自生孩子,这大概是我这辈子承受过最孤独的事了。”

然而,每当看到,三个孩子天使般的面孔时,她觉得这一切,值了。

直到快出月子,确认自己和孩子一切平安后,她才决定告诉母亲这一切。

“你看这几个孩子可爱吗?”她给母亲发了三个孩子的照片。“可爱,谁家的?”“咱家的。”

母亲立马打来视频电话,当看到女儿真的在坐月子时,震惊、心疼、内疚,全部涌上心头。她没有责怪女儿,很快接受了孩子们的存在。

“当看到妈妈迎接我和三个宝宝回家时,那一刻,我明白了,其实母亲总是会支持自己孩子的每一个决定。”

未婚生子这件事,伦理、亲情、社会舆论,掺杂不清。


网上很多人指责李雪珂自私,认为她剥夺了孩子的父爱,是对孩子的不负责。


父爱的缺失,到底意味着什么?早在三岁那年,李雪珂就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
1989年,李雪珂出生于山东菏泽。三岁时,父母离婚,她跟着母亲生活。离婚时,母亲只有二十三岁。


母亲做过工人,卖过衣服,开过造型店,独自一人抚养她长大,至今未再婚。


上四年级时,母亲由于工作繁忙,把她送到父亲家住了一年。那时,父亲已经再婚。

有一次,她在房间里做作业,从放学一直写到晚上11点多。“那个作业本特别大,我当时写了11张,还没写完,我爸以为我在玩,进屋什么都没问,直接朝我背打了一巴掌。” 

在李雪珂的记忆中,那一年的生活,几乎全是不愉快的回忆。从那以后,她再也没有和父亲一起生活过。

很小的时候,她曾很喜欢父亲,总是盼望着爸爸接她到爷爷奶奶家里玩。但印象中,父亲很少来接她,都是姑姑去接她。父亲再婚后,又生了一个儿子,“当时会有落差感,觉得突然间什么都没了。”

那时候,母亲供养她上学困难,她打电话向父亲要生活费,有时候父亲会给她500块钱,有时候电话直接关机,不再理会她。

上初中后,父女俩平日几乎不再联系。印象中,父亲从未去学校探望过她。每年只有逢年过节去奶奶家时,她才有机会和父亲见一次面。

关于父亲的记忆,越来越稀薄。

与此同时,成长的道路上,母亲一直在尽最大的努力培养和守护她。

十一岁那年,李雪珂的母亲看到菏泽市举办模特大赛,便帮女儿报了名。那时候,李雪珂已经长到了1米69。那一次,虽然最后没有进入总决赛,但她对模特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此后,十二三岁的她,经常一个人坐大巴,去外地参加比赛和节目。

母亲很想陪她去,但困于时间和经济条件有限,只能让女儿独自前行。这锻炼了李雪珂独立自主的能力。

高中时,她在青岛艺术学校,就读模特专业。

开学报道那天,她拎着行李,独自一人坐火车来到青岛,办理了入学手续。毕业后,由于未能考上心仪的大学,她索性放弃读大学,跑到上海闯荡。

在上海,职业模特收入不菲,李雪珂每个月可以赚2万左右。

直到2008年,受汶川大地震影响,行业里很多大型活动都被取消。工作机会变少,她决定回菏泽老家,开一个暑期模特培训班,结束后再回上海。

出乎意料地,招生情况要比想象中更好。母亲见状卖掉了唯一的一套房子,全力支持女儿创业。

失去房子,母女二人索性住在模特培训学校。

李雪珂住的那间屋子,没有窗户,没有空调,甚至没有一张完整的床。她花了200块钱,买了一张床垫放在地上,睡了四年的时间。夏天热得受不了时,她就去办公室的沙发睡觉,那里才有空调。

培训班创办初期,她亲自授课,遇到暑假,一天上8个小时课,连上45天。1米76的身高,瘦到只有90多斤,她描述那时的状态,“累到饭都吃不下去。”

2013年,海外代购开始流行。

李雪珂再次抓住机会,她跑到泰国做代购,收入好的时候,一个月可以赚30万。凭借这个时期积累的资金,她开始一步步创建自己的品牌公司,与人合伙做生意,实现了一定程度的财富自由。

她形容自己胆子很大,每次都能踩到风口上,包括现在做短视频和直播。

“一切都得靠自己,”内心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。

从小到大,每一次独自离家去外地,每一次讨要生活费时的窘迫,这些所有的经历似乎都铸成了一层铠甲,包裹着她,支撑她闯下去,坚定地做出一次次重要的选择。

“钱可以带给我最大的安全感,有钱才能有选择权。”她坦言。

钱,似乎也成为维持父女关系的唯一纽带。

当李雪珂一步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时,父亲做生意失败。她替父亲还债,把抵押的房子赎回来。有时候,还需要帮父亲的儿子交学费。

“这么多年来,他从来没有关心过我,身体怎么样,压力大不大,除了缺钱的时候,会给我发信息,其它时候也没有联系过。”提起父亲,她充满了无奈和失望。

她逐渐意识到,结婚就像是开盲盒,觉得老公不合适,可以选择离婚,但当对方无法承担起父亲的角色时,孩子却没办法选择爸爸。

是否还要走进婚姻?

这是许多单身妈妈需要思考的问题。李雪珂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,“可以谈恋爱,但没有任何结婚的想法。”

二十五六的时候,她曾期待过爱情,向往过婚姻。“虽然我是单亲家庭长大,但找一个爱的人结婚,我觉得可美好了。”

可在经历过几段恋爱后,她发现结婚不是想象中的样子。

她还记得最后一段恋爱,对方是一个非常大男子主义的人,控制欲极强,不允许她穿领口低的衣服,不准她做生意去应酬,甚至限制她与闺蜜见面。

李雪珂开始有点疑惑,为什么一定要她放弃自己的规划。她是个要强的人,独立惯了,在痛苦、煎熬过后,她选择分手,不愿意为了踏入婚姻而妥协,“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”

她逐渐对进入婚姻没了热情,但还是很想拥有自己的孩子。于是,计划30岁还找不到合适的人结婚,就一个人去生孩子。

试管生下孩子,得到母亲的认可后,她更加不在意他人的目光。

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地鸡毛。她观察身边的朋友,不乏有看似光鲜的婚姻,但私下还是会与她倾诉婚姻中撕扯的瞬间。“一聊天,除了抱怨,还是抱怨。”

听得多了,李雪珂觉得,一个人生活未尝不好,简单、轻松。“身边的人现在反而很羡慕我活得潇洒,孩子又乖又好看,我又有赚钱的能力,能给他们很好的条件。”

但成为母亲后,生活难度还是就此升了一个等级,她开始适应新的生活节奏。


首先要考虑三个宝宝的开销问题。李雪珂计算过,三个孩子现在一年需要花费200万,包括国际幼儿园学费、请保姆的开销、生活费等等。她希望宝宝们可以生活在一个优渥的环境中。


维持这一切,需要足够多的钱。


她尽力平衡工作和家庭的关系,把时间掌控在自己手里。家里请了两个阿姨,负责做饭洗衣,帮助照顾小孩。她不允许自己陷入一个人带小孩的困境之中。“需要耗费时间的体力活,我都没有参与过。”


她称自己的任务是,给予孩子们高质量的陪伴,接他们放学,陪他们读绘本,带他们玩,直到晚上孩子入睡。


平日里,她需要忙碌品牌公司、模特学校的事情,还有一周三次的直播。周末,她不给自己安排任何工作,全程陪伴孩子。“泡温泉、周边游、逛商场……每个周末都不一样,尽量让他们生活丰富一些。”


如今,孩子们已经三岁多了。在李雪珂眼里,三个宝宝都非常懂事听话,她觉得这和认真沟通有关。“我不会把他们当作特别小的小孩对待,经常与他们聊一些话题,他们会很认真地听,其实孩子们什么都懂。”


每当孩子们哭的时候,她总会耐心告诉他们,“哭是没用的,要好好说话。”有一次,她忘记因为什么事情而生气,说话分贝不自觉地提高。儿子瞪了他一眼,对她讲,“妈妈,好好说话。”


一路走来,很多人问她,独自生下孩子,后悔过吗?


对于李雪珂来说,唯一后悔的是,生孩子时没有告诉母亲。“这对我妈妈来讲,太不公平了,因为我没有让她参与到,我人生中最重大的事情中。”


而如何向孩子解释父亲的缺位,或许是未婚妈妈们最大的顾虑。


“孩子长大后问爸爸是谁,你打算怎么说?”不少人担心缺少父亲的角色,会影响孩子们健康成长。


“难道父母双全的孩子,在成长过程中就不会受到一点点来自家庭的伤害吗?”她反问道。


她在备忘录写下了这样一段话:


爱不分性别,父爱和母爱没有谁更伟大,最重要的是给予孩子足够的爱,健全的人格远比性别更重要。


未来,我一定会坦诚地告诉孩子们,妈妈没有结婚,他们只有生物学的爸爸。我一直都相信,这个社会是越来越包容,也越来越多元化的。


会不会有一天,他们根本不觉得这是个问题,只觉得自己有个很酷的妈妈呢?


标签:

推荐资讯

在线交流
分享热线

分享热线

15297841406

微信分享
圆孕国际
返回顶部